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 > 正文

首席创意官、首席营收官...媒体大佬名片上的新 title,都意味着什么?
(全媒派) 发表于 2017-04-21 16:54:42    点击:

分享到:
能看懂这些,当收到更多五花八门的“CXO”名片时,你也不必再慌张。

本文已获得腾讯传媒全媒派授权

3月23日,可口可乐的一则人事任命消息触动了大家敏感的神经:可口可乐撤销自1993年起设立的首席营销官(Chief Marketing Officer,CMO)一职,并将广告营销、商业客户以及策略三大板块进行整合,交付给新的首席增长官(Chief Growth Officer,CGO)。CGO将成为可口可乐增长团队(Growth Team)的负责人,负责整个公司的产品和用户增长。

这次调整,被认为是1993年以来可口可乐在管理岗设置方面最大的一次变化,和CGO一同被首次任命的还有首席创新官(Chief Innovation Officer,CIO),这一职位将负责全球产品的研发工作。

正如可口可乐在公告中所说:“公司正在快速调整组织机构,以确保工作能够满足全球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并实现更快的增长。”面对日新月异的外部环境,即便是看起来稳坐金字塔顶端的大公司们,也纷纷从任命新领导岗开始,调整组织模式和结构,以便更好地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风暴。

当然,C字头新职位的涌现,不单单局限在快消领域。媒体集团和数字内容公司,也大举任命此前闻所未闻的“CXO”们,他们,背负着带领媒体转型、盈利、创新的重大使命,推开新世界的大门。

媒体集团CXO履新画像

传统媒体集团的组织架构模式下,会在CEO下设置首席运营官(COO)、首席财务官(CFO)、首席人力官(CHRO)等职位,但这些设置如今开始不能满足发展需求。随着媒体集团和数字内容公司面对的压力骤增以及“不得不数字化”的压力,管理团队开始不断吸纳新角色,以解决新世界秩序提出的新命题。

对于目前的媒体业务来说,盈利是第一大困局,有一批背负赚钱使命的首席营收官(Chief Revenue Officer,CRO)冲锋上阵。2015年2月,BuzzFeed宣布任命Lee Brown担任CRO,负责美国地区广告收入、客户服务以及广告业务。在就职BuzzFeed前,Lee Brown曾担任Tumblr全球销售主管,还曾在雅虎从事了10年的客户经理和销售工作。正如他任职时BuzzFeed总裁Greg Coleman在备忘录中所说:“利用技术和讲故事的方式去解决合作伙伴的挑战,他并不陌生”。加入BuzzFeed后,Brown带领团队在广告平台建设、营销方式创新以及数字营销等方面快速迭代,保持优势。

BuzzFeed CRO,Lee Brown

诸多传统媒体集团也开始跟进设置首席营收官岗位。2016年8月,彭博社正式任命原美国区销售总监Keith Grossman为CRO。2015年秋天,彼时Grossman作为美国区销售总监,带领团队帮助公司实现两位数的收入增长。就任新职务后,他继续领导彭博社全球范围内多个平台的销售工作,同时为新市场开发创新收入模式和机会。那么,具有什么样的品质才能担任CRO呢?彭博社首席运营官Jacki Kelley这样评价Grossman,“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领导者,充满了想法和创意,这是客户最需要的。他知道如何组建一支销售精兵团队,并带给不同行业的客户以最好的差异化想法。”

彭博社CRO,Keith Grossman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CXO”们在和CRO并肩作战。2016年,NowThis、Thrillist、Dodo、Discovery 4家数字媒体品牌共同组建了数字媒体机构Group Nine Media。这样一家由多个公司合并的机构,需要从更高维度对旗下原各个团队的经营业务进行整合管理。2017年初,公司正式任命Richard Beckman担任首席营收官、领导公司广告业务;同时任命前Discovert数字执行官Suzanne Kolv担任首席品牌官(Chief Brand Officer,CBO),领导集团营销以及内容创作工作。一方面,Beckman凭借丰富的经验帮助Group Nine Media和世界上最好的品牌合作;另一方面,Kolv则将利用在媒体娱乐领域积累的数十年创意经验,为品牌打造全新的内容形态。其中,Kolv还负责领导创建Group Nine Studios,这一工作室重点围绕数字、社交、虚拟现实等业务进行产品开发。

Suzanne Kolb & Richard Beckman

Vice Media,在去年9月则直接任命Tom Punch为首席商业和创意官(Chief Commercial and Creative Officer,CCCO),负责Vice的商业内容以及不断增长的新媒体产品开发,例如Viceland电视网。Punch于2012年加入Vice Media,彼时作为全球执行创意总监,领导团队与联合利华、三星、Google等客户展开合作。他表示,千禧一代正成为最关键的力量,Vice有这样独特的机会,在全球每个角落的每一块屏幕上创建内容、并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为此感到极为荣幸。

Vox Media在今年1月,任命了一位名为Lindsay Nelson的首席营销官(Chief Marketing Officer,CMO),负责品牌内容业务。她将管理一个重组的营销部门——旗下包括品牌内容部门Vox Creatibe、高级数字市场业务Concert以及集团营收业务(包括平台收益、广告合作以及外部营销机会)。

 

Vox Media CMO,Lindsay Nelson

除了赚钱,还有更多新岗位伴随新的技术和市场需求而出现。例如,旗下拥有派拉蒙的美国第三大传媒公司维亚康姆在今年3月任命了Kern Schireson为新设立的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CDO)。Schireson此前担任维亚康姆数据战略和消费者情报执行副总裁,新上任后将负责拓展维亚康姆国内和国际电视、电影、消费产品和数字业务的数据能力挖掘。

维亚康姆CDO,Kern Schireson

 如今,随着公民信息安全问题和隐私问题的进一步升级,越来越多的社交平台和媒体公司,纷纷启用首席安全官(Chief Security Officer,CSO)或首席信息安全官(Chief Information Security Officer,CISO)。例如,Snapchat聘请Jad Bourtos担任首席安全官,由其负责管理隐私项目、垃圾邮件以及任何可能滥用应用平台的问题,同时负责公司内部信息安全建设。在他的领导下,Snapchat发布了第一份“透明报告”,展示了政府对于用户信息的查询。他还对公司的安全bug进行排查,让第三方应用程序无法侵入Snpachat用户数据。

Snapchat CSO,Jad Bourtos

在大型媒体集团中,首席战略官(Chief Strategy Officer,CSO)愈发占据重要位置。他们负责内容集团的战略规划、并购投资等业务,以促进集团多样化发展。例如,新闻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Anoushka Healy,就带领一个负责全球并购业务的动态团队,以进一步提升公司投资组合的多样化,同时促进新闻集团业务的创新与协同效应。

Snap公司的首席战略官Imran Khan是一位前银行家,如今负责Snap公司的商业战略。2015年,他加入Snap公司后,就迅速帮助公司获得了来自阿里巴巴2亿美金的融资。Snap公司的IPO也离不开他的运作。为此,Snap公司在2016年一口气给了他500万美元的奖金。

除了在前线拼搏厮杀的CXO们,还有一批领导者负责提升公司内部的幸福感和效能。例如BuzzFeed就设有首席人员官(Chief People Officer,CPO),代替了传统的首席人力资源官,负责雇员的招聘、人力资源、多样性以及学习培训等工作。

Social Chain是英国的一家社交媒体内容创业公司,在Twitter上有不少成功的病毒视频,而来自伯明翰的Kiera Lawlor就在Social Chain担任了首席幸福官(Chief Happiness Officer,CHO)一职。她的工作不是强行让员工们脸挂笑容,而是尽力为他们创造舒适的高效的工作环境,包括举行幸福感会议讨论员工需求等。

新兴中层管理岗位涌现

当然,除了C字头级别的领导岗位涌现新Title,随着组织业务的进化,还有诸多新兴中层管理岗位层出不穷。

去年9月,CNN副总裁Mitra Kalita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宣布了CNN新团队的领导班子,Marcus Mabry被任命为CNN移动端和线下平台主管(Director, Mobile and Off Platform )。从Kalita的介绍中,可以看出能担任此职的Marcus在相关领域有着丰富且深厚的经验:他毕业于斯坦福,此前是纽约时报的视频主播、经济版和国内新闻版编辑,还创立了关注互联网新闻故事的“Watching”栏目;随后跳槽至Twitter,担任新闻产品Moments美国和加拿大地区负责人。而CNN的这个新兴职位涉及CNN转型的重要业务,因此正是需要Mabry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担纲,Kalita在信中甚至戏称“有了一位移动端和线下平台主管,就像拥有了一位百事通。”

例如,随着意见领袖在媒体市场中的地位不断升高,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了这些影响力的重要性,因此原本多在广告公司中见到的影响者经理(The Influencer Manager)一职,现在也出现在了媒体公司里。比如Group Nine Media最近就正在招聘高级影响者经理,其职责包括竞品研究以及影响者管理策划,以提升品牌形象。在纽约,影响者经理的年薪从4万美元(初级)到15万美元(高级)不等。

通信社交App“Kik”根据公司特色专设了信息表达主管(Director of Expression)一职,负责上亿的注册用户的信息交流,这里的交流并不是一个用户与另一个用户之间私人的沟通,而是保证用户熟知Kik平台上日益增长的项目功能,包括如何使用gif键盘、如何启动视频聊天,以及如何更好地让用户在发信息时表达出情感等。这样的工作其实类似产品经理,但是针对Kik应用本身的交流特性,因此专注于解决沟通表达的问题。

而VR/AR的大潮,自然而然地促进了相应管理岗位的出现。去年11月,卫报设立了一个新的VR团队,主持“地下世界”这个展示城市下水道的项目,Francesca Panetta就是这个团队的执行VR总编辑(Executive Editor, Virtual Reality)。这个岗位被称为VR团队中的“编辑大脑”,构思VR作品的表现形式,同她一起合作的团队成员有VR技术人员,还有卫报的商务策略主管,以监测该VR项目的商业潜力。

内容公司中的新“蓝领”

正如每一次技术革新都带来职位去留,传统媒体的不少岗位人数锐减,但我们也发现了诸多新工种上线。

在CNN的招聘页面中,出现了无人机操作员(Drone Operators)一职,招聘团队是CNN AIR——无人机部。这是一个专门分管飞行拍摄和报道的部门,有两名全职操控无人机的飞行师,还有十几架各种型号的无人机。无人机操作员不仅需要掌握操作技术,同时还有职业道德方面的要求,因为如果操作不得当便可能涉及隐私问题,惹来麻烦。

BuzzFeed的新闻打假师也是应运而生的一个职位。Jules Darmanin是BuzzFeed法国新闻部的一名记者,由于法国大选即将在四月拉开序幕,与大选相关的假新闻必定会在彼时泛滥成灾,因此Darmanin和几位同事被授命为新闻打假师,专门负责打击相关政治谣言。

前文提及的VR团队中,除了VR总编辑统揽全局,也有一波随之而来的VR编辑岗。Jenna Pirog是《纽约时报》的第一位VR编辑,在此之前她有数年的摄影和科技产业工作经验,而现在她需要将复杂的视频形式与NYT的文章风格相结合。在这个岗位上,需要和NYT的新闻编辑室、视频/市场/图像部门通力合作,以更好地发展NYT VR应用。

名片上的Title或许只是个头衔,但背后则反映着内容集团的进化方向——商业变现、技术驱动、战略投资等等。能看懂这些,当收到更多五花八门的“CXO”名片时,你也不必再慌张。

 

相关热词:首席创意官 首席营收官 首席战略官 

上一篇:李倩玲卸任WPP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 投身碚曦投资管理集团
下一篇:最后一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