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那个做手机的英语老师罗永浩,其实是位营销老炮 ▏《营销名人堂》
阿sue (Domarketing) 发表于 2017-05-18 15:32:34    点击:

分享到:
只讲有趣的故事~

《营销名人堂》栏目由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独家出品,聚焦报道海内外市场营销领域中的代表性理论或实战派人物,不一样的营销大师,只讲有趣的故事。

《营销名人堂》专栏第 007 篇


高二任性辍学

卖过二手书

倒卖过私家车

曾是新东方明星教师

也是牛博网创始人

28岁创办英语培训学校

40岁再次孤注一掷

成为锤子科技CEO

当公司七零八落

亏损数亿的时候

他依然可以坚挺的说

傻逼都在用我们的手机的时候

要知道这个其实是给你们做的

说到这里

大家应该可以猜到这个人是谁

就是下面这个

心宽体也胖的

罗永浩

在一个月前被热议的“二罗对话”中,罗振宇是这样评价罗永浩的,他说:“如果罗永浩失败了,那么就和历史上无数次疯子向风车一样的魔鬼发动进攻然后惨败的故事一样,毫无新意;如果罗永浩成功了,就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有趣一点点。每一个人,只要他的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狂放的想法,那这个生命就会被照亮一点点。”

罗永浩心里狂放的想法可不只有一点。

早在老罗还是罗老师的时候,他就颠覆了学生对于英语老师的看法。他毫不谦虚的说:“我真嫉妒你们能遇到这么牛的老师!”,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老罗爱讲故事,什么都讲,托福、雅思、历史故事,甚至连俞敏洪,他都要调侃一番。于是,就有不少学生戏称他为“洗脑罗”“传销罗”。

对于学生,他也有一套独特的激励方法。当自己的学生获得高分后,老罗会直接将学费退还给这个学生,并附上一封道歉信,信中写到:“对不起,我们没能帮到你”。老罗知道,对于英语来说,短期的培训是不能立马出效果的。他更知道,言语上的表扬远不及实质性的奖励更有传播力度。

再来看看罗老师家的宣传海报:

从设计上来说,这些海报算不上精致,甚至有些粗糙。但就那个年代来说,比起那些动不动就要告诉你英语改变命运的“大字报”,这样的海报不知道要独特多少。

老罗对于海报的死磕也是有原因的,他认为,对于那些大公司,海报做的怎样都不怎么会影响公司的形象,而对于小公司,海报可能就是公司与客户接触的唯一媒介。因此,海报的设计直接决定了客户对老罗英语培训学校的印象。所以,即使公司请不起好广告公司来做广告,也要在海报设计上费劲心思。

在差异化营销上,老罗英语还有一个为人称道的例子。

2010年的迷笛音乐节,老罗获得了一个插播广告的机会。要知道迷笛音乐节可是国内声量最高的音乐节之一,每年都会有数十万音乐发烧友前来参加。在迷笛上投放一段40-60s的广告,对品牌宣传的作用有多大作用不言而喻。

但这个时候,老罗却犹豫了。在摇滚音乐节上打英语培训学校的广告能让人接受吗?万一广告做不好,这不是给自己打脸吗!再说了,当大家嗨的飞起的时候,突然蹦出个广告来提醒大家要学习,这不是扫兴吗?

怎样才能既显得不突兀、又能和现场气氛相契合,还能勾起年轻人的学习兴趣呢?老罗没花一分钱,只是想了一个点子,然后和许岑老师剪辑了一晚上,于是便有了这支后来被称为“史上最酷的英语培训机构广告”的作品。

老罗与西门子的死磕战争:以一人之力,而且打胜了。

尊称老罗一声罗老师一点儿也不为过,他不仅是位优秀的英语老师,在危机公关的教科书里,也应该给老罗也留上一个位置。

事情起源于一台关不上门的的西门子冰箱,具体来说,这台冰箱是老罗家的。当老罗发现家里的西门子冰箱和洗衣机陆续出现问题后,这个拥有100多万粉丝的大V决定利用微博来维权。

而在注意到危机后,西门子方面的回应却完美的碰到了每个雷区。先是员工口径不一致,与老罗掀起骂战,后是,不解决实际问题,偏要在冰箱门上安装上报警器,还找来一大票水军谎称自己质量没问题。

西门子高高在上的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老罗,在2011年9月7日事发后的20多天里, 老罗发布了相关微博1001条,连续刷屏了7页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甚至主动关闭了谈判大门。这件事后来大到什么程度呢,连当时蓝色光标的总裁毛宇辉(蓝色光标当时负责西门子的公关业务)都要出面和老罗商量商量。

但怒火中烧的老罗还是决定要和西门子死磕到底,并且义无反顾的走上了砸冰箱之路。2011年11月20日的清晨,老罗带着一帮人手来到了西门子总部的大楼,现场砸掉了三个关不上门的西门子冰箱。这一事件还被路透社、新京报、北青报、南都周刊、南方周末、北京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

砸完冰箱,老罗的“火”就灭了吗?并没有!老罗的锤子有抡起的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一个月后,面对西门子的再次道歉,老罗依旧不买账,他认为西门子这次不过是换了个人来玩文字游戏罢了,该解决的问题还是没给出解决措施。于是,不满意的老罗再次抡锤砸向了西门子冰箱,只不过,这次的场地换到了北京海淀剧场。

老罗的这次折腾暴露了传统公关的不少弊病,也给了公关人一个惨痛的教训:在社会化媒体面前,对自己的问题遮遮掩掩无异于掩耳盗铃,万一再遇到像老罗一样的消费者呢?

和老罗本人一样牛逼的还有他的嘴。

锤子为什么叫锤子?老罗曾解释过它的寓意:“锤子意味着用工匠精神打造完美的手持设备。” 老罗之于锤子,一是他甘愿放下所有,从头创业,二是,当公司的高管换走一波又一波,锤子销售惨淡时,他依然坚信这么漂亮的手机总会找到它的伯乐。说锤子是老罗的孩子并不为过。

2014年,王自如的ZEALER团队轻易的挑战了罗永浩的底线。在ZEALER团队发布的Smartisan T1评测视频中,没有为锤子说太多好话。其中的一些评价更是被网友认为要把锤子“黑”哭了。随后,ZEALER遭到锤粉的轰炸,而老罗却是保持沉默。直到十天过后,沉寂已久的老罗终于在微博上发声。

王自如当仁不让,对罗永浩的“约架”做出了正面回应:

老罗还表示,优酷的此次直播必须一镜到底,不能有任何剪辑。

这场辩论在8月27日如期而至,就结果而言,老罗的强势一开始就掌握了主动权、步步紧逼,而王自如则弱在逻辑和口才,全程被牵着走。但若谈及影响,辩论当天并没有出现所谓的真正赢家,罗永浩和王自如辩论的如火如天,网友也毫不吝啬自己评论的热情,不吐不快。

 其实,ZEALER做完评测,锤子可以让公关回应。但罗永浩却选择了在优酷当面对质王自如,硬生生的把这一场危机公关变成了强势主导的营销炒作。按照关注度来看的话,选择以公关的方式回应,最多只能稳定局面、消除点负面影响,而选择优酷对质,不但能以互联网第一次约架的话题引起更多吃瓜群众关注,而且罗永浩自知,就辩论这一项技能来说,王自如远不及自己。在互联网平台上,把ZEALER饱受诟病的不专业性摊开来讲,既证明了自己,也能引起友商的共鸣,为自己博来更多的同情分。在注意力比什么的稀缺的年代,岂不是一举两得。

老罗的嘴还厉害在金句频出。

我想让在场的朋友们知道一句话: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卖了几百几千万台,傻逼都在用我们的手机的时候,你要知道这个其实是给你们做的!

如果你觉得我们苦,只是你不知道我们的野心有多大而已,我们的野心大到不敢说出来。

我们在这世界上,都是注定要改变世界的,我希望这个世界因为你的存在,变得美好了一点点,而不是恶心了一点点。

真正的猛男,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这是老罗的日常金句,敢于直面残酷的现实,同时又带着一股浓浓的鸡汤味儿。

老罗金句还有一大特点——习惯性反转、前后矛盾,俗称打脸。就连他自己也坦言,被打脸才是人生的常态。

例如:

锤子手机售价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

水粉色系是臭土鳖喜欢的颜色

体面的企业不会用x99的方式拿消费者当傻x

事后,老罗也用行动证明,打脸狂魔这个称呼用在自己身上真是名副其实。

老罗金句的源头大多来自于锤子的新品发布会,不得不说,新品发布会就是一场罗永浩的个人单口相声。会上未见得记住了锤子新手机有哪些新奇的功能,但是却能张口说出一两句罗永浩的金句。这也为不少新媒体小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老罗一开口,多少小编要发笑,这样有爆点的金句要秒杀了多少标题党啊。

当然,这个酷爱说话的男人也有沉默的时候。当锤子T1销量扑街的时候,老罗开始反思,把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镁光灯下真的好吗?所有的丢人现眼都被赤裸裸的呈现在媒体面前,锤子连缓冲的余地都没有。老罗承认,曾经的快言快语得罪了不少媒体人,这多少会让锤子受到影响。他,决定闭嘴,以一个企业家的身份来重新审视这个商业世界。从2014年年底到2015年10月,老罗带着他的锤子团队沉寂了大半年,直到坚果手机问世。

不久前,锤子科技在深圳体育馆发布了新款中档手机坚果Pro,罗永浩在会后采访时表示:“今年95%以上能够实现盈利,除非天灾人祸。”他希望今年锤子手机的出货量能达到400万-600万台。

老罗的黑夜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据京东数据显示,仅5月15日一天,锤子的销量就已过万,而且是在21秒内。但距离400万-600万台这个目标,还是有很大距离。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锤子手机还未被市场认可。而这其中更大的危险是锤子的最大卖点不是它有多漂亮、也不是他的性价比有多高,而是它的创始人罗永浩本人,就是一个巨大的招牌和争议点,有关锤子手机的新闻,至少有一半都得来自罗永浩。锤子还能走多远,这可能要取决于,什么时候它能够摆脱罗永浩的母乳,变成真正的锤子,而不是罗永浩的锤子。

不那么平常的罗永浩,像极了隔壁班那个天赋异禀但又不走寻常路的男同学。你既羡慕过他的不拘一格,也会感慨英雄竟也有如此窘境。青涩的少年最终混成了一个略带愁容的中年大叔,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起起落落落落落落~ 

相关热词:罗永浩  锤子手机  西门子 

上一篇:继「我们为什么穿衣」后,优衣库又将通过什么和消费者沟通「LifeWear」?
下一篇:最后一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