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IT时代周刊]淘宝腐败黑幕调查
袁刚(IT时代周刊) 发表于 2012-04-27 00:46:45    点击:

分享到:
当腐败成为淘宝小二的生活状态时,任何局部性的治愈措施都无法改变根本。这就是近几年来,不管马云让涉案的高管下课或是让小二离职,小二们的腐败迹象并没有任何减少的原因。当淘宝没有干净的小二、上下级之间互握把柄时,对马云来说,反腐败,淘宝亡;不反腐败,阿里亡。

示,他们采用的是全人工刷钻,与全国不同IP的会员进行交易,这样从技术上就避免了被查封,不会被封店。该员工透露,他们在淘宝网里有人,大家一起挣钱,不会封店,记者可以放心。

据了解,除了人工刷钻还有软件刷钻,使用软件刷钻最快两三天就可以出一个皇冠,速度惊人。

“这种刷钻平台和卖家之间的互刷,淘宝小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淘宝真的查,会查不到吗?”一位曾经利用刷信誉平台刷过信誉的商家海星告诉《IT时代周刊》,买家和卖家的所有交易在淘宝后台均可查到,之所以没有人查,其实有些刷钻平台就是淘宝内部人开的。

记者百度搜索“刷信誉”,找到相关结果达347万个,搜索“刷钻平台”找到相关结果128万个。一位商家戏称,这已经是个全民刷信誉的时代。

据天猫CEO张勇披露,2011年仅淘宝商城交易额就达到1000亿元,较去年增长3.5倍,淘宝网和淘宝商城的2011年交易额高达6000亿。淘宝网及淘宝商城今年1月份联合公布年度数据,称两家每天包裹量一共已经超过800万,占到整个快递业总包裹的近六成。

在刷信誉如此盛行的淘宝网,有多少是虚假的交易呢?繁忙而庞大的支付宝和占据市场过半的快递业务,这是否只是虚假的繁荣?

如果说刷信誉是商家的主动作弊而让小二获利的话,那么职业差评师就类似于诈骗了。

除了信誉,好评率也是商家和顾客看重的。商家和买家对信誉的关注,由此催生了“职业差评师”这一黑色产业链。曾经遭遇差评师敲诈的商家小蒙谈说,“职业差评师专门欺负我们小卖家,差评师同时拍下七八个产品,给差评,因为这样才有威慑力。”小蒙谈到自己的经历非常气愤,“我店里的宝贝刚被拍下,马上就有人在QQ上联系我说,差评只要生效了,删一条要300块钱。他们是一条龙的,拍宝贝-给差评-删差评,是多人合作的“团伙作案”。

差评师向小蒙保证,“删不掉,我就是孙子,我们背后的老板就是小二。”记者以卖家名义向一位差评师咨询,差评师表示,每删条差评200元,10条以上是170元,他干这行已经三年了,让记者大可放心。而在这个地下产业链上,差评师除去上交小二的钱外,有着小二作为后台撑腰,本是枯燥乏味岗位的职业差评师变成了炙手可热的好工作,其月收入竟逾万元。

2010年10月到2011年4月期间,淘宝网客户满意中心主管寒松(真名:朱越杭)联合淘宝店主崔凯,利用自己及掌握的公司他人CRM账号删除差评,获利金额达127900元。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件,但处理结果未知。

虽然刷信誉和删差评只是小二来钱路上的最初级玩法,但由于淘宝系信誉体系的存在及监管方面监守自盗,加之其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一直是寄生于小二身上最为活跃的行当。

代理公司代理腐败

冰儿这一阵比较烦。她的一个小心思就让她在天猫的店关了几个月,眼看着300多万的资金就要打了水漂。

2011年年初,冰儿听说淘宝商城正在演绎“淘金神话”,不惜辞去稳定的工作,满怀憧憬地一头扎进淘宝。经过半年的招兵买马和艰辛冗长的申报审核手续,冰儿带着12个人及自己东拼西凑的50万元,宣布自己的女性用品店正式入驻淘宝商城。冰儿清楚地记得,为了庆祝新店开张,自己特地请了几个朋友喝酒。平时不喝酒的她感觉前途一片光明而喝得大醉。

在开店过程中,冰儿认真听淘宝的电商培训课程,向老师请教;当有客人咨询或购买商品时,她热心、及时地服务。在其精心的呵护下,她的店铺“卖家服务态度”获4.9分(满分5分),“卖家发货速度”4.8分(满分5分)。

为了迅速获得收益,冰儿追加了几十万的投入。她申请了淘宝客推广、上直通车、钻石展位,接着报名了淘宝商城品牌折扣活动,小二答应了让其参加活动,冰儿很高兴地备了一大批货。

但正当冰儿要大展拳脚时,8月份的一天,她接到淘宝客服无理由终止合作协议的《通知》。《通知》显示,“根据《淘宝B2C服务协议》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双方均有权提前十五天通知对方终止协议。”

冰儿不甘心,“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她又多次和淘宝客服进行沟通,客服依据依然是无理由终止合作协议。后来,她在淘宝论坛的公示看到,其店因为一件服饰没有水洗标而被关。冰儿再次致电淘宝客服,质问到底是何原因关店,为何前后说法不一致?淘宝客服称“无理由就是有理由” 。

“无理由关店”这一规则让冰儿前期投入的近100万元打了水漂,店面遗留成本约200万的货物依然积压,曾经带着创业激情加入淘宝商城的她遭受致命打击。短短半年,加上积压的货物,冰儿损失近300万元。

后来,在同行的帮助下她才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在咨询了许多淘宝商家后,冰儿选择了一家后台老板是淘宝小二的代理公司,代理打点关系和负责上淘宝活动的事务,她需要付给代理公司每年15万服务费,另外每单生意,代理公司再直接在交易额里扣除15%的“服务分成”,这些费用包括与跟小二活动需要的开支,代理商许诺一年

相关热词:时代周刊 淘宝 腐败 

上一篇:Brightcove成功上市 云视频的机会
下一篇:新浪微博LBS平台开放 谈LBS和微博关系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