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十月妈咪”时尚营销史
周再宇(新营销) 发表于 2012-03-19 18:35:25    点击:

分享到:
那声娇喝和HipHop动感音乐,是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国内第一孕妇装品牌“十月妈咪”的广告曲,在各大城市的地铁里曾风靡一时。有人伴随着音乐低声吟唱,有人会心微笑。人们不知道,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正是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十月妈咪”品牌创始人赵浦。
“闪开,十月妈咪驾到!你们统统站到一边!”
 
喧嚣的咖啡馆里,一声娇喝响起,虽然分贝不高,但还是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只见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正在摆弄iPad,一段HipHop风格的音乐在空中流淌。
 
那声娇喝和HipHop动感音乐,是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国内第一孕妇装品牌“十月妈咪”的广告曲,在各大城市的地铁里曾风靡一时。有人伴随着音乐低声吟唱,有人会心微笑。人们不知道,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正是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十月妈咪”品牌创始人赵浦。
 

 
 
赵浦放下iPad,喝了一口咖啡,他对“十月妈咪”深入人心的品牌推广显然相当满意。他长于义乌,就读于南京,创业于杭州,发展于上海。一位朋友把赵浦比作金庸笔下的张三丰,认为他们的共同点是“埋首做事,自成一派”。
 
联合国曾发布报告称,孕妇、婴童用品产业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尽管市场前景令人期待,但中国市场相对混沌。经过研究和摸索,赵浦重新定义孕妇装,将孕装产品从婴儿用品区中剥离出来,归入时尚领域,以年轻化、时尚化和可搭配性取悦白领女性,并以独特的创意开展品牌营销。如今,“十月妈咪”孕妇装占据国内市场20%的份额,是名副其实的本土孕妇装第一品牌。
 
我的营销“孕程”
 
口述/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十月妈咪”品牌创始人赵浦
 
我做孕妇装其实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情。我在义乌长大,心里的商品意识根深蒂固。
 
1991年我大学毕业,1993年开始做外贸,在3个月内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万元。做外贸的时候,我就不走寻常的路线。每年大家都到广州参加两次广交会,外销人员基本上是学外语或外贸出身,外语讲得很溜。我是学理科的,外语偏弱。我就和太太分析,文科生一般数理化有点差。那我们就介入化工领域,那是他们弱的地方,不见得一下子能捡起来。
 
分析化工行业后,我们切入了一个很冷僻的专业:兽药。很快我们就成为这个行业的前几名。因为这个行业做的人很少,利润不错。同时我们做教学仪器业务。这些产品大都是各地的校办工厂做的,每个地方主要做一种产品。很多地方的教委都有教学装备部,给各个学校提供教学仪器。这些人主要是教工子弟,我也是教师子弟,对教育系统很熟悉,所以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整合,利润一直保持非常好的水平。这样从细分市场切入的经历,与我后来选择细分的孕妇装有很大的关系。
 
孕妇装定位
 
1997年,广州的一个朋友在上海有一批出口的孕妇装,质检后剩下一些。我就拿了八九件回杭州。一些朋友、同事有怀孕的,我就送给他们。因为市场上缺这样的产品,他们觉得很好,而且他们的很多朋友也来找我,问能否给她们提供一些。其实孕妇容易聚群,黏性很强,买了某样东西后觉得满意会持续买下去。在“孕—婴—童”服装产业链中,孕妇装处在最前沿。
 
我太太一直想在西湖边上开个店。我们就在西湖边上开了两个店,注册和经营“十月妈咪”孕妇装,1998年到南京开店。南京大学是我的母校,我对南京有情结,经常回去,很想在南京做点事情。那年年底我就把外贸业务停掉了,因为实在忙不过来。
 
我们进入的时候,孕妇装的发展在国内还非常初级,市场上以台湾品牌为主,延续了日系孕妇装的概念,不是很时尚,但偏功能性。
 
当时我对市场做了很多了解。中国女装基本上是舶来品,将欧美时尚转化为亚洲的时尚文化。日系、韩系都一样,把英伦文化亚洲化。在这个过程中,最初日本演绎得非常好,后来韩国演绎得更好,更便宜,快餐式的,做出了快时尚的概念。孕

相关热词:十月 妈咪 时尚 

上一篇:社交购物网站营收依赖淘宝 担忧高佣金被降
下一篇:一淘网:定位导购的背后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