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介 > 正文

从新闻传播学分析王立军事件的穹顶效应
罗昌平(《财经》) 发表于 2012-03-17 18:33:12    点击:

分享到:
2012年以来的两大热点均由微博而起,先是以韩寒是否代笔为主题的方韩之战,持续两月如同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已索然无味;随之强势覆盖并成垄断之势的王立军事件,最大限度地摄取了大众视线与公共资源。

王立军事件穹顶效应

2012年以来的两大热点均由微博而起,先是以韩寒是否代笔为主题的方韩之战,持续两月如同反复咀嚼过的口香糖,已索然无味;随之强势覆盖并成垄断之势的王立军事件,最大限度地摄取了大众视线与公共资源。

53岁的重庆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以“打黑英雄”立身。今年2月2日脱离工作28年的警界,以副市长联系重庆经济工作;6日,王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8日飞抵北京,重庆官方称其“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9日新华社通报称“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这是国人最近距离的一次集体围观高层政治,韩寒也感叹“重庆美剧”一出,“自己这样的民间闹剧就相形见绌。”显然,这得益于新媒体的崛起与扩张,重新建构了传统的阅读方式与传播可能。

这一举世瞩目的公共事件的第一季,可以分解为如下步骤:人际传播—隐喻式网络流言—微博现场报道—重庆官方回应—美国国务院问答—新华社通报。传统纸媒期间虽未完全缺席,但已大大失去了主动权与垄断地位。

在此演进过程中,微博的即时更新可谓24小时滚动进行,网民在政治新闻高度娱乐化的饥渴状态下,对与此相关的每一个细节都给予了高度关注:既有事实最新的进展,又有当事人过往的细节追忆;间以历史隐喻如“来俊臣”之类,或“钓鱼式”流言传布,也不乏对未来的多版本猜测和排序。而官方每一次或主动或被动的回应,都会引起围观热潮并提供指引。

王立军事件所带来的信息采集、传播、聚合、论证等,已完全不同于传统的新闻模式,并在不断突破既有的言论限度。笔者将此称为“穹顶效应”:如同阿科桑蒂(Arcosanti)一样——这个以生态建筑的概念为理论基础,于1970年在沙漠开始创建的城市实验,从广场拱顶、住宅门洞到剧场看台大量采用圆形,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望见地平线。

在信息荒漠中支撑穹顶效应的要件,不是单个或数个专业媒体所能够完成,它聚合了开阔的视野、微观的细节、海量的线索与分散的专业智慧,去完成一件敏感事件的碎片拼图,从中亦可洞知民间掘密潜能、微博传播特点、舆情风向和公众意识等。

显然,官方的例外默许与民众的群起围观,促成了阶段性结果的相对能见度。这不可谓不是一大进步。

剥离事件的话语狂欢与臆测泡沫,从新闻学与传播学的角度系统分析这一事件,对政府舆情危机处理的意义重大,亦可为类似事件殷鉴。

鲜活的现场碎片

“重庆出大事了!”2月2日,网民“孙大泡”的先兆信息获得众多转发,但多被当做调侃一笑而过。

当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称:“近日重庆市委决定,王立军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以副市长身份分管联系经济工作。”王立军作为重庆打黑的“英雄人物”,此番调整获得冷藏或重用两种截然不同的判断,种种猜测因缺乏更多信息而无法延展。

2月7日晚上,四川成都,许多警员被紧急召回,一些特殊警种直接受令赶往位于城南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大面积的人员调动打开了信息缺口,封锁闹市街区也引起路人反应。

实际上,正是依赖于对上述街区的现场爆料和猜测,使得之前的碎片细节被重新放大。

当晚微博上传出王立军非正常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不断更新的零星微博,包括现场警戒、工作组下榻的宾馆等。这不仅体现出移动互联的随手街拍,也体现了新媒体共享的自由信息市场特征。

在“孙大泡”发布微博之前,重庆如同一片孤岛,只见森林难辨树木;但微博将重庆与外地连成一张交织着意见、爱憎的智能网络,个体仅是其中一个结点,当此结点向周围的其它结点传递能量,总能找到基于爱好、兴趣和价值观的另一些与

相关热词:新闻 传播学 王立军 

上一篇:多维度图解:媒介策划是个啥东东?
下一篇:美国报业研究报告为什么要匿名?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