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北大光华女的超强面经 面试宝典完整版
(Domarketing) 发表于 2011-12-10 18:16:24    点击:

分享到:
近日,一份“最牛面经”在网上热传。作者是今年从北大毕业生的一名女生。她抱着“体验不同公司面试”的态度,用三个月时间给60多家公司投简历,参与70多次笔试、面试。依据面试经历写下近3万字的“面试宝典”。

pretalk,没有case,然而疏离多时的英语口语直接把我求职阶段的第一场面试葬送掉;当我好不容易在别的面试中把英语锻炼得利索了的时候,RB给了我pretalk,偏偏没有行为问题,只有case,于是半页casebook都没看过的我,又一次直接挂掉;当我稍微对case有点感觉,英语面试也相当自如的时候,Kearney给了我pretalk,行为问题回答得令面试官满意异常,于是他决定给我一个比较难的case,悲剧的我几乎没有思路,再一次做了炮灰。 

左右都是晚一步。忙碌于其它更多面试之中,我并没有时间整理这些忧伤,只是默默地把打印得非常精美却根本没看过的casebook放上高层的书柜。那些悲剧的故事,仅仅凝结成关于找工作的那个Excel control-sheet中若干个落寞的“挂”字。 

11月3日,我同时接到11月6日麦肯锡的笔试通知和宝洁的二笔通知,重合的时间。我知道麦肯锡是唯一的一场,而宝洁在天津还有下午的场次,便请求宝洁的HR把我调到天津考场,她耐心地帮我协调了一个下午,前前后后给我打了五六个电话,最后也只得对我说,“你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了”。正值晚饭时分,听到这句话,我很不争气地直接在CL学长面前掉下了眼泪,吃了一顿相当苦涩的晚饭。后来他说,看到一个小女孩为梦想掉眼泪,还挺感动的。回想起来,这也是4个月的求职中,我唯一一次掉眼泪。 

这是非常疼痛的一天,我知道有很多人为了麦肯锡,主动中断了通往宝洁的路。在梦想面前,我是现实的那一拨,擦干眼泪走向了宝洁在清华的考场,这个选择在当时是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因为不用奔往天津还为我保住了BCG的pretalk。 

那时的我对pretalk已经彻底绝望,坚信自己就是一个通不过pretalk的货色,没想到唯一为我在pretalk开启了一扇窗的,是分母最大(pretalk人数众多)分子最小(不到50人通过)的BCG。然而这场pretalk给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BCG的面试机会,而是麦肯锡的笔试机会失而复得了! 

在BCG的waiting room时,邻座的女生告诉我早上很多人去麦肯锡的考场调整时间,于是HR同意增加场次,在次日和次次日都还可以笔试。我顿时兴奋不已,回到学校就立即给麦肯锡的HR姐姐发邮件,说明了情况。一个晚上在坐立不安的等待中度过,晚上9点左右,终于收到了亲切的邮件,通知我周一可以补试,还非常nice地问我这样的安排可以不可以。当时真是感动得难以言表,这种惜才的态度让我越发对这个公司充满崇敬和好感。 

笔试的时候总共只有4个人,在北京office进行,为4个人另开一场小笔试,而且没有监考,这种气度大概只有咨询公司能有。大麦的笔试例题是开放在网络上的,26道选择题,problem-solving,不能用计算器,时间非常紧张,很考验逻辑力和咨询的sense。考完后大家一起下电梯,有个同学淡淡地说,恐怕这是这辈子最后一次来这个office了,所有人都深表同感。对我而言,能够捡到这个笔试的机会,让我真正和大麦有过一次交集,已然非常满足。下午是普华的AC面,就在大麦隔壁,于是我毫无负担、也毫无期待地投入到了AC之中。 

没有想到,刚刚完成AC的经理面,我走进等待室手机就响了起来。毫无预兆地,竟然是麦肯锡的英语口语电面,我惊喜不已,这意味着我通过了早上的笔试!在惊喜中沉浸了一秒钟,我马上抓起普华会议室里的马克笔和白纸,投入到电面之中,刚面完30分钟的经理面,口干舌燥我也来不及喝水,以至于电面到后来都沙哑了,但还是非常尽力地表达自己的观点,非常尽力地把语音说得漂亮。 

电面之后我也没抱着什么期望,麦肯锡对我来说就是踮起脚也抓不住的东西,所以每增加一次交集,我都非常感激。然而再一次地没有想到,一天以后我收到了面试邀请,HR让我们留出整个周六周日的时间,将在两天中连续进行两轮面试。与此同时我也收到了BCG的面试通知,在周日下午,而我完全没有想着调整BCG的面试时间,因为我知道自己必将止步在麦肯锡周六的面试,那么周日也就能留给BCG了。 

那个周末,是我求职路上最值得纪念的一个周末,也记载着我面试的巅峰状态。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炉火纯青,故事打磨得圆润,语言组织得流畅,最重要的是不管面对什么样的面试官都淡定自若,谈笑风生。周五下午宝洁终面,我抱着模模糊糊的正面反馈,忐忑地回到宿舍,心不在焉地翻看看过的半本casebook,不知道自己将会有多丢人…… 

原谅我不能在这里告诉大家面试的case内容,咨询圈子小,我也不方便谈论和评价我的两位面试官。总之我在一张白纸的情况下,发挥了我的最大潜能去应付那两个case,期间因为紧张犯了很多的小错,在面试官强烈的气场下也不像往常那么自信,但走出office的时候,我对自己是满意的,因为我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更何况,能够再一次去到office,就已经是无比幸运的事。 

面试结果当晚通知,我回到宿舍不久,电话就来了。是其中一位面试官直接打给我的,她说她本人并不非常满意我的表现,想要把我fail掉,但另一位面试官坚持认为我在他的case上表现非常出色,希望再给我一个机会。于是,我就这样神奇地走到了麦肯锡的二面,当时的狂喜,相信大家都能够想象。 

然而问题紧接着就来了,预定好的BCG一面,和这计划之外的麦肯锡二面,再一次撞上了。麦肯锡没有调整余地,BCG的HR联系不上,无奈之下我果断决定第二天起个大早亲自去BCG调整时间。本来的打算是一个早上在BCG坐着等,看看有没有人放弃面试,结果BCG聪明美丽的HR姐姐帮我调整到了傍晚面试——这样,一个super afternoon诞生了,一个下午连续四个case interview,而且分别来自大麦和BCG。 

关于面试,同上理地,我没法说太多。大麦的两场我自己觉得比之前一天表现得更好,但也许确实距离他们的要求和期待还有差距,而BCG的两场,由于面试风格不如大麦对路,脑力和心力也在大麦的两场中消耗大半,更糟糕的是,两位面试官都知道我进了大麦的二面,对我的期望值自然提高,总之表现欠佳,自己也感觉得出来。 

站在回程的地铁上,我真是百感交集。对于面试的结果早已心里有数,但依然非常非常感激上天给了我这样一个疯狂的下午,让我关于咨询的梦想有了一个最好的

相关热词:北大光华女 超强面经 面试宝典 

上一篇:100万“愤怒的小鸟”:中国手机开发者生存调查
下一篇:腾讯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