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危机制造者
王林 许悦(CBN) 发表于 2011-09-21 21:34:33    点击:

分享到:
美国东部时间8月5日(周五)下午13时15分,美国财政部接到了一通电话。打来电话的是麦格劳-希尔公司旗下的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他们向财政部的官员们报告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债务评级从AAA下调到了AA+。这个决定是70年来的第一次。

 

标普看错了数,发了,几乎一夜之间摧毁了全球金融市场。几年之前,同样是它们制造了次贷危机。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美国东部时间8月5日(周五)下午13时15分,美国财政部接到了一通电话。打来电话的是麦格劳-希尔公司旗下的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他们向财政部的官员们报告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债务评级从AAA下调到了AA+。这个决定是70年来的第一次。
  两周的时间之内,标普的这个电话连同欧债危机让全球股市的市值缩水约4万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MSCI All-Country World Index)一度下降至24.84万亿美元;而中国沪深两市市值则损失约9600亿元人民币。
  信用评级公司似乎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整个市场。
  包括标普在内的信用评级公司本身即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一部分,它们对大约270万种企业、市政、主权和其他类型的债券进行评级。华尔街的机构交易员们通常会把这些评级作为“买入”和“卖出”的最基本的判断指标。
  这是一个由三个寡头控制的世界。标普、穆迪和惠誉占据了美国评级市场约95%的份额。
  “我很难想到谁会比评级机构更没资格下调美国评级了。这些机构曾为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评级,现在却宣传他们是财政政策的审判者,没搞错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
  的确,让人很难忘记的是,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次贷危机当中,这些评级机构曾授予那些风险巨大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券AAA的评级。
  在2006年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的销售热潮当中,下半年违约苗头已隐现,但包括标普在内的三大评级机构依然维持对次贷产品AAA的高级别。贝尔斯登、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巴黎银行、德国州立银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据此买入了大量的次级债券。
  直到2007年7月,标普和穆迪才分别下调了612种和399种抵押贷款债券的信用等级,2007年第三季度至2008年第二季度,三大评级机构下调了共1.9万亿的抵押贷款债券。那些购买次贷金融创新产品的公司做上了风险的过山车,最终全球金融市场坠入谷底。
  这一次,标普似乎成了又一次金融危机的导演。
  美国财政部的高级智囊团们发现了标普的一个错误:对美国未来10年财政赤字多计算了近两万亿美元。不过,这并没有改变标普下调美国债务评级的决定。
  “我不认同说我们犯了两万亿错误这个说法。在做出评级之前,我们的团队在华盛顿和财政部以及预算办公室的人一起合作,我们向他们询问数据,他们提供给我们数据,一切都显示债务还会走高。关键不在于两万亿,两万亿对于一个国家的10年能能有多大影响呢?标普的高级经理Joyep Mukjurjr在8月12日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称,“就看你愿意相信谁。”
  不管相信谁,标普对美国政府的不留情面还是导致了一场灾难。8月8日,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 日经、香港恒生、中国上证、道指及欧洲主要股指均大幅下跌。
  随后,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一种匪夷所思的动荡走势开始了。在8月8日至8月13日的一周里道指的走势在过去7个交易日每天都会出现大逆转,前一天收盘走高,第二天即告下跌,只有一个交易日波幅小于1%,交易量一直是异乎寻常的高。道指本月日均交易量高达70多亿股,几乎是2011年均值的两倍—这被认为是对冲基金和养老基金的一种对决,对冲基金在抛盘而养老基金则相反。
  亚太、欧洲股市的格局也是如此。交易员看着自动开启的自动交易买卖盘无能为力。花旗银行中国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对《第一财经周刊》称,一旦市场上有2%(或以上)的较大跌幅后,部分程序交易便开始运作,并自动执行卖出的指令,在程序交易中买卖都不受交易员控制。自动交易启动将会加大市场下跌的幅度。反之亦然。
  作为第三方的标普一下子处在了争议漩涡的中心。
  评级机构通过向市场参与者揭示信用风险,从而维护投资者的利益;但另一方面,信用评级机构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发行方所负担的评级费用。这看起来很讽刺,对吗?
  路透社披露的数据显示,仅2006年,穆迪就从抵押贷款债券的评级中获得收入20.4亿美元,而惠誉当年的信用评级收入是48亿美元,其中51%来自于房屋抵押贷款和次级抵押贷款产品。也正是在三大评级机构的推动下,抵押贷款债券业务才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
  8月1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详细审查标普在下调美国长期政府债务评级时使用的数学模型。前一天,英国《金融时报》网站称,SEC已经要求标普披露该评级机构中,有哪些人提前得知了下调美国信用评级的决定。这是SEC对可能存在的内幕交易进行初步调查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在考察一个人的信用记录时,评级机构会考察他的抵押状况、汽车贷款和信用卡记录。我们都在次贷中吸取了教训,学到更多,也开始设立更多规范,”标普高级经理Joyep Mukjurjr称,“对于美国人而言,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学习过程。”
  不光是美国人,全球的投资者现在都被这个糟糕的金融市场搞得晕头转向:曾经借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牟利的标普似乎不值得信任,但那些大开印钞机印钞票,向市场疯狂注入流动性的政府呢?

 

标普看错了数,发了,几乎一夜之间摧毁了全球金融市场。几年之前,同样是它们制造了次贷危机。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美国东部时间8月5日(周五)下午13时15分,美国财政部接到了一通电话。打来电话的是麦格劳-希尔公司旗下的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他们向财政部的官员们报告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债务评级从AAA下调到了AA+。这个决定是70年来的第一次。
  两周的时间之内,标普的这个电话连同欧债危机让全球股市的市值缩水约4万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MSCI All-Country World Index)一度下降至24.84万亿美元;而中国沪深两市市值则损失约9600亿元人民币。
  信用评级公司似乎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整个市场。
  包括标普在内的信用评级公司本身即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一部分,它们对大约270万种企业、市政、主权和其他类型的债券进行评级。华尔街的机构交易员们通常会把这些评级作为“买入”和“卖出”的最基本的判断指标。
  这是一个由三个寡头控制的世界。标普、穆迪和惠誉占据了美国评级市场约95%的份额。
  “我很难想到谁会比评级机构更没资格下调美国评级了。这些机构曾为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评级,现在却宣传他们是财政政策的审判者,没搞错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
  的确,让人很难忘记的是,就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次贷危机当中,这些评级机构曾授予那些风险巨大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券AAA的评级。
  在2006年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的销售热潮当中,下半年违约苗头已隐现,但包括标普在内的三大评级机构依然维持对次贷产品AAA的高级别。贝尔斯登、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巴黎银行、德国州立银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据此买入了大量的次级债券。
  直到2007年7月,标普和穆迪才分别下调了612种和399种抵押贷款债券的信用等级,2007年第三季度至2008年第二季度,三大评级机构下调了共1.9万亿的抵押贷款债券。那些购买次贷金融创新产品的公司做上了风险的过山车,最终全球金融市场坠入谷底。
  这一次,标普似乎成了又一次金融危机的导演。
  美国财政部的高级智囊团们发现了标普的一个错误:对美国未来10年财政赤字多计算了近两万亿美元。不过,这并没有改变标普下调美国债务评级的决定。
  “我不认同说我们犯了两万亿错误这个说法。在做出评级之前,我们的团队在华盛顿和财政部以及预算办公室的人一起合作,我们向他们询问数据,他们提供给我们数据,一切都显示债务还会走高。关键不在于两万亿,两万亿对于一个国家的10年能能有多大影响呢?标普的高级经理Joyep Mukjurjr在8月12日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称,“就看你愿意相信谁。”
  不管相信谁,标普对美国政府的不留情面还是导致了一场灾难。8月8日,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 日经、香港恒生、中国上证、道指及欧洲主要股指均大幅下跌。
  随后,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一种匪夷所思的动荡走势开始了。在8月8日至8月13日的一周里道指的走势在过去7个交易日每天都会出现大逆转,前一天收盘走高,第二天即告下跌,只有一个交易日波幅小于1%,交易量一直是异乎寻常的高。道指本月日均交易量高达70多亿股,几乎是2011年均值的两倍—这被认为是对冲基金和养老基金的一种对决,对冲基金在抛盘而养老基金则相反。
  亚太、欧洲股市的格局也是如此。交易员看着自动开启的自动交易买卖盘无能为力。花旗银行中国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对《第一财经周刊》称,一旦市场上有2%(或以上)的较大跌幅后,部分程序交易便开始运作,并自动执行卖出的指令,在程序交易中买卖都不受交易员控制。自动交易启动将会加大市场下跌的幅度。反之亦然。
  作为第三方的标普一下子处在了争议漩涡的中心。
  评级机构通过向市场参与者揭示信用风险,从而维护投资者的利益;但另一方面,信用评级机构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发行方所负担的评级费用。这看起来很讽刺,对吗?
  路透社披露的数据显示,仅2006年,穆迪就从抵押贷款债券的评级中获得收入20.4亿美元,而惠誉当年的信用评级收入是48亿美元,其中51%来自于房屋抵押贷款和次级抵押贷款产品。也正是在三大评级机构的推动下,抵押贷款债券业务才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
  8月1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详细审查标普在下调美国长期政府债务评级时使用的数学模型。前一天,英国《金融时报》网站称,SEC已经要求标普披露该评级机构中,有哪些人提前得知了下调美国信用评级的决定。这是SEC对可能存在的内幕交易进行初步调查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在考察一个人的信用记录时,评级机构会考察他的抵押状况、汽车贷款和信用卡记录。我们都在次贷中吸取了教训,学到更多,也开始设立更多规范,”标普高级经理Joyep Mukjurjr称,“对于美国人而言,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学习过程。”
  不光是美国人,全球的投资者现在都被这个糟糕的金融市场搞得晕头转向:曾经借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牟利的标普似乎不值得信任,但那些大开印钞机印钞票,向市场疯狂注入流动性的政府呢?

政府接管房利美、房地美
房利美和房地美作为收购银行等抵押贷款的主要金融机构,其业务量占全美5万多亿美元抵押贷款的一半左右,而且“两房”用于集资所发行的债券对美国十分重要,几乎与美国国债的信誉相当,甚至全球各国央行也大量持有“两房”发行的债券。美国政府救助“两房”更多还是为了发挥其辅助政策的作用,特别是“两房”筹资功能非常强大,可以说美国房产金融主要就是依赖“两房”支撑的,美国联邦政府出资成立的吉地美也是同样性质。


雷曼兄弟破产
雷曼兄弟曾经是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更是美国抵押贷款证券市场上最大的承销商,次贷危机爆发前,市场上交易的此类证券多为雷曼发行。然而次贷危机的到来,让其持有的价值330亿美元的商业房地产贷款,成了自己肩头最沉重的负担。这些贷款拽着公司股价一路向下,最终,因为美国政府拒绝提供融资保障,雷曼兄弟于2008年9月15日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其6130亿美元的债务规模,也创下美国史上最大金额的破产案。


冰岛危机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个靠近北极圈的岛国通过以较高的利率吸收欧盟与美国的存款,代价是该国的外债也在不断累积,并最终达到了1383亿美元,为GDP的近10倍。整个冰岛就如同一个华尔街投行的固定收益部门一样运转。2008年10月,这个国家被金融风暴席卷,通货膨胀率飙升,外债大幅增加,仅有20亿欧元外汇储备却必须担负1000亿欧元的银行债务。政府不得不把冰岛仅有的三大银行全部收归国有,并向俄罗斯大举借债。


麦道夫骗局
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2008年12月11日遭警方逮捕。他被指控通过操纵一只对冲基金,使投资者损失至少500亿美元。这是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欺诈案之一。70岁的麦道夫是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创始人。“庞氏骗局”即以高资金回报率为许诺,骗取投资者投资,用后来投资者的投资偿付前期投资者的欺骗行为。至少从2005年开始,麦道夫已经开始“庞氏骗局”操作。


中国4万亿救市计划
国际金融危机很快开始波及中国,为提振经济,2008年11月9日,中国国务院批准了未来两年在基础设施和社会福利方面投资4万亿元人民币的支出计划,这个数字相当于当时中国年GDP的近1/5。同时,中国政府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由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转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些钱大都用在了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中。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
IMF数据显示,2010年,德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达到4.5%,法国的占比8.0%,英国的占比为10.2%,这三个欧洲主要国家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均超过了欧盟规定的3%上限。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由于财政赤字水平远超欧盟规定的上限,公共债务不断累积,主权信用多次被国际评级机构降级。希腊和爱尔兰因爆发主权债务危机而向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援助。


高盛欺诈门
高盛2007年受保尔森对冲基金公司委托,设计、出售与次贷相关的金融衍生品,保尔森公司同时做空该产品,但高盛却未向投资者透露这一“关键性信息”。随着美国房市泡沫破裂,保尔森公司因“看空”看准而大赚10亿美元,高盛获得1500万美元设计、营销酬劳,而交易另一端的德国工业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总共损失近10亿美元。
 

美债危机十问

我们希望能向公司人做出通俗易懂的解释:究竟是那些因素和力量最终导致了危机的爆发?你的投资和资产安全吗?美国人有没有偷走中国人的钱?……

01
为什么那些交易员、操盘手都得看那些评级机构的脸色行事呢?它们有那么大的本事为那么多的东西评级吗?它们是盈利机构,真的那么值得信赖吗?
  虽然很痛苦,但事实就是如此。尽管在美国证监交易委员会旗下有10家被认证的评级机构,但人们事实上只看这三家的脸色行事。原因通常是这三家评级机构的历史最为悠久—成立最晚的惠誉也有将近80多年的历史了;从评级分析的数量(占据了95%)与覆盖面(包括公司与主权评级)来看,没人能和它们媲美。
  为主权评级的关键在于可以获得国家不愿意公开数据的能力,而并非所有的评级机构都有本事做到这一点。大致它们会采用定量(GDP增速、对外负债指标)与定性的指标(国家政治情况,比如政府是否稳定、是否有领土纷争与外来袭击等),但实际上没有人真正知道它们到底用了哪些数学模型又把哪些参数加入其中。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评级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按照美国的负债比例(债务占GDP的100%),它早不应该是AAA评级了,数年来一直保持AAA,就说明这几个评级机构加入了别的参数。但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
  如果都不知道它们到底是怎么做的,就很难去评价到底它们做的对不对。这也是美国东部时间8月13日美国证监会要求标普公布其使用的模型的原因。
  市场上发生的事情有时就是这么荒谬—所有人都在追寻并以此为标杆的东西,其实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此外,盈利模式也确实是个问题,如果有财务指标,你真的很难说它会绝对公平公正。像给报业期刊发行量做评级的BPA,它们采用的就是非盈利的模式在运营。


02
美国会不会破产?它会不会借此赖掉自己的那些债务?
  实际上,一个国家会不会破产要看它是否可以还得出债来(通俗点理解,与公司一样,如果不能按期还债就要申请破产)。但如果从美国此次被下调评级后所发生的事情来看,这还真不太可能。
  在8月8日市场收到标普做出的降级信息后,事实上没多久,美债的价格就上涨了,同时上涨的还有美元。“与借款成本最密切相关的美债的殖利率却下跌了。”花旗银行中国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对《第一财经周刊》评价说。10年期债券的殖利率从2.6%一度下跌到了2.1%。
  也可以这么理解,当债券不受欢迎时,它的价格就下跌了,如果跌到了50元,那就表示可以花50元买一张面值100元的债券,这个花50元买债券的人实际上享受的利息就变成了8%—8%就是殖利率(债券固定利率除以票面实际价格),是债券发行人真正要付出的利息,也即借款成本。殖利率越高表示债券价格跌得越厉害,说明人们都在抛售这个债券,那么借款成本就很高—此时违约的风险很大。
  但事实是,美债的价格在上涨,殖利率在下跌,贷款成本更小,就表示有人愿意继续贷钱给它,那么它的违约风险显然就变得小很多了。从某种意义上,国家和企业已经变得一样,当它们的债券比例在GDP的占比超过90%以后,偿还到期债券的钱通常就是新近发行债券回收的资金。
  只要美国继续发行的国债还能卖得出去,它们就不会破产。何况美国的就业数据正在企稳,这表明未来如果增税计划的推出也是可行的;除了对削减开支得领域存在争议,共和党和民主党也就削减开支达成共识—既然开源(发债券和收税)和节流(削减开支)看起来都可以进行下去,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值得警惕的其实还是欧元区的部分国家。如果意大利、西班牙或者是希腊没有得到再次援助(天哪,它们的债务就没有美债那么幸运了,如果没有欧盟的紧急开会,可能还真没什么人愿意继续买入它们的债券),等此轮发行的债券到期,没有新的援助计划,国内的经济情况不能好转的话,那还真是不好说。


03
2008年的时候,我的股票投资遭遇到了次贷危机,打了水漂,现在,这会是又一次股灾吗?
  花旗银行中国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称,现在市场的反应主要是信心的危机。美国政府没有违约风险,所以不会引起二度衰退。“除非有更多的国家再次爆出债务危机,并不可收拾。”
  他认为,从新兴国家的角度讲,这次动荡很可能是一个机会,原材料(比如石油、煤炭、铜等—铜是非常重要的基础金属)价格继续下降可以大力缓解国内的通货膨胀压力。
  如果仔细对比两次危机,会发现2007至2008年的次贷危机是一场从下至上的危机,个人破产无法还得起贷款导致银行的诸多呆坏帐,房价暴跌又导致银行的抵押资产大量缩水—贷款收紧,企业债台高筑却无法融得新的资金,当消费和生产都受到打击后,整个世界陷入衰退。但此次金融市场动荡还不足以影响消费与生产这些最主要的环节。


04
我们知道有个骗子麦道夫,他不断用新的投资人的钱去添上旧债,国家发行国债是不是一个庞氏骗局?
  从某种意义上,还真有点像啊。
  庞氏骗局的核心是以一个极高的利息诱惑出资人。随后靠新的出资人的钱支付老的出资人到期的利息。国债看起来也是拿新发行债券融到的钱去偿还此前到期债券的利息。
  但不同在于,国债的利息还算合理,也没有高得惊人(和高利贷还是有差距的,通常10年期利息在5%至6%左右)。并且事实上,发行债券融得的资金是会用于投资的,比如进行一些基础项目的建设,像中国的保障房项目、美国投资清洁能源以及可以带来更多就业机会的项目。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政府和麦道夫先生还是有差别的。


05
在美国暴跌的时候,人们都说市场是在等奥巴马政府出量化宽松(QE3)政策,到底量化宽松是什么呢?它为什么能帮助市场呢?
  第一次美国政府使用量化宽松(QE1)是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至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期间,美联储以“最后的贷款人”的身份救市,收购一些公司的部分不良资产并购买它们的债券;而第二次则是2008年到2009年,美联储决定购买3000亿美元长期国债、收购房利美与房地美发行的大量的抵押贷款债券。
  简单一点理解,就是如果要救助这些企业,那需要给它们钱。怎么给呢?只能作为它们的债券持有人。那钱从哪里来呢?政府印钱。政府不能直接印钱给企业,必须通过美联储这个中介。QE2是以买国债的操作方式,把钱投放给市场。
  华尔街期待QE3的原因就在于这种救市政策可真令人上瘾。想象一下,突然市场就有了一大笔钱,钱无处可去,必然进入股市,股市就繁荣起来了。而那些有问题正欠着一屁股债的企业也等于顷刻间获得了成本极低的钱,逃过了破产的可能。
  但美联储此次比较谨慎,没有直接推出QE3。一是没什么大企业在破产边缘需要它施以援手,企业的现金其实也还充裕(看看苹果、微软、埃克森石油这些企业的手里的现金吧);其二也部分证明,美联储认为这次市场震荡真的没什么大问题。


06
中国买了那么多的美国国债,作为一个纳税人,我还真有点担心,这个国家的资产是不是被美国人偷走了?
  可是不买美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全球央行的外汇储备有60%都是美元 。”邱思甥说,“中国央行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了。”
  只有美国债券的流通盘才足以支撑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这是交易最繁荣的市场。如果把钱投入大宗商品,就会陷入买什么推高什么(因为市场容量有限)的陷阱中去,中国的CPI增速都超过了5%,它估计不会太想再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了。
  曾经中国也考虑过以欧元来平衡美元,但现在欧元区的麻烦太大了。此前中国政府的考虑还在于如果买入美债可以拉高美元,这样也可以减缓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这也是美国敢推行极低的利率,通货膨胀率却没有中国那么高的原因—因为它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全球储备货币。
 

07
每一次的危机似乎都是从美国这个国家开始的,生在新兴市场的我们似乎就是倒霉蛋,我们能摆脱这种倒霉的境况吗?
  就像我们没法摆脱美国债券一样,我们也很难摆脱美国。美国在金融市场上占据了70%的份额,请问还能去哪里呢?
  当股市发生波动的时候,人们本能地会止损,就会抛掉手中的资产,变现回他们当初购买资产的美元。作为全世界通用的结算货币,讽刺的事情就来了—明明是它出了问题,它的价格却还在涨。
  对于中国、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外汇储备可能面临风险;此外,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外部需求疲软,对这些国家的实体经济构成影响。


08
汇率市场总是让人看不透。为什么在这次危机以后,美元兑主要货币都在升值,而人民币却相反呢?
  人民币确实是个例外,人民币是为数不多在此次危机开始后上涨的货币。人民币被推高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经济是新兴市场里最值得看好的;此外,还有机构买入人民币的避险行为。当然,对于不能自由兑换的人民币来说,更多的可能还是政府力量介入的行为。


09
为什么黄金在债券危机后,出现了最大的升幅?
  黄金可真是个邪恶指数啊。它的上升反映人们的避险情绪也上升了。通常避险情绪上升不是什么好事,会打击人们消费的意愿的。


10
原油价格下跌说明了什么呢?
  原油与美元的走势完全是相反的,通常美元涨,原油就跌。这也反映了人们对未来不是太看好,认为债券危机还是会影响需求,所以原油的期货价格下跌了。

相关热词:危机 金融危机 

上一篇:解读微软、苹果、谷歌、诺基亚的OS恩怨
下一篇:新浪微博为什么不急着赚钱?

 
返回顶部 ↑